今天是: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首页 | 法治湖北 | 普法天地 | 依法行政 | 湖北政法 | 法律服务 | 司法考试 | 律师天地 | 法治问吧 | 理论研讨 | 法治资源 | 法治论坛
icon   湖北法治网 >> 理论研讨 >> 法制探讨 >> 正文
从阳新县人民调解特色看宗族观念在司法调解工作中的作用
2014-06-05 16:43

王雁南

在中国传统社会,宗族是一个以个体家庭为单位,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组成的社会群体。它具有乡里行政组织的职能,对族人具有极大的支配权,是一个介于政治机构和个体家庭之间的社会组织。而宗族观念更多的是指对宗族内部关系、结构,宗族进行活动的思想上和行动上的认同。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推行村民自治,实行基层民主政治,导入现代性村民自治制度,致使宗族势力有一定规模的复苏。笔者从事司法工作以来,深入基层工作,在湖北省阳新县黄颡口镇学习调研半年,对江南特殊的民事调解做了一定的调研,个人认为至少在江南大部分地区,宗族关系在司法调解工作中具有特殊的地位,充分利用宗族观念是做好人民调解的一个有效手段。

一、情理法的有机结合,形成阳新县人民调解工作的重要特点

阳新,位于长江南岸,处扬子江与楚江交汇之地,于富池口依大岭山脉与古吴境江西瑞昌划界,谓之“吴头楚尾”,是全国有数的古县之一, 1912年废州设县,1914年定名阳新县,阳新县现辖16个镇、1个开发区、4个农场,共有312个村民委员会,3267个村民小组。由于阳新从宋代以来,行政区划以乡、里为基本单元。明、清两代544年的历史,全县大都是分为三十八里二坊。由于历史的原因,居住在这里的人口分散,来自“四面八方”,语言素有“九板十三腔”。黄颡口镇,位于阳新县北大门,依山临江,东连富池,西靠黄石,南依幕阜山脉,处于国家级黄石经济开发区新港(物流)工业区腹地,依山临江,下辖18个行政村,总人口41244人。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民风淳朴。这里居民以姓氏为经、依湖而居住,沿湖建围,一族一围,一围一家,一家一祠堂,一姓一宗族,形成一大特点。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经济的发展宗族观念越来越盛的势头,生活在一定共同的地域(村庄)中,宗族关系主要体现在同宗同族同血缘(即俗语称的同“根”)的联系。特别是农村中的老人们,他们随着年龄的增大,对自己“根”的感情会变得更加浓厚,通过宗族的一系列重建活动(宗祠的修建、宗谱的编修等活动),老人们证明了自己的存在价值,同时也为年轻一代人接续和培植了自己固有的“根”。而在外打工或上学的年轻人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也想在“家人”面前,对老人们的行为,虽时有疑义,但并不反对,这可以从对重建宗祠捐助的资费上得到证明。宗祠等建筑的修建和宗族活动的进行,在当地有着深刻的文化价值和潜在的经济效益,如黄颡口的程氏等几大家的宗祠建设、宗族活动。从总体上来说,在乡镇党委政府的正确引导下,宗祠、支祠、宗族成为家庭传统权利支配之一,不仅表现为以血缘为纽带组成的家族组织,农村很多事物和家庭之间的纠纷都是在宗族中依据族规或祖训来解决处理,特别是在民事纠纷调解过程中发挥着其独特的有益作用。例如,2009年8月,黄颡口一程姓村民村民为抢风水,将父亲葬于本姓的太婆坟前,当晚本姓家族30余人将其父的坟刨起,该村民得知后带其亲友20余人赶往山上,一场流血事件即将发生。黄颡口镇司法所干警第一时间向镇政府领导汇报并联系公安等相关部门赶往现场,缓解双方当事人情绪。在调解过程中充分考虑到本地风俗习惯,灵活运用道德规范平衡了家族关系,兼顾双方的利益提出了人性化的调解方案,双方很快达成了协议。一场后果可能很严重的纠纷在他们的情理法结合下得以平息。据调查了解,阳新县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民族特点,像黄颡口程氏家族类似的情况形成了一种阳新民事调解特色,在推进地方司法行政和保障平安和谐建设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二、利用宗族关系加强基层人民调解工作的重要作用。

情理法的有机结合,形成阳新县人民调解工作的特色,也正是基于灵活运用了这一特色,平安阳新、法制阳新、和谐阳新才得以更加高效、实效。从某种意义上讲,阳新司法才得以更加高效地为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保驾护航。综合这种带有地域特色的人民调解方式,可以体现三大作用。

1、利用宗族观念是基层人民调解工作的有效辅助。 

调解是被现代各国所普遍采用的一项制度,无论是英美法系还是大陆法系,调解都是解决民事纠纷的一种重要方式。正是在这种现实的条件下,我国民事诉讼活动要求着重调解,从“热”到“冷”再到“热”,强调的是调解的结果,而非过程。只要诉讼当事人能够接受,就达到了调解的目的。调解对于当事人最重要的便利就是有利于双方当事人团结,调解意向的达成首先可使当事人在情绪上有所缓和,在此基础上对话解决问题显然要比法官在开庭时查清事实认清是非、当事人竭力为自己辩护,然后再做判决容易。避免了“一代官司百代仇”。由于司法调解的结果是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的和解协议,没有胜诉败诉的问题,符合中国人这种受人情约束、脸面制约的文化传统,调解使双方当事人面子上都过得去,可谓“双赢”。农村宗族的重建活动,更多的是从思想上给以同“根”的观念,而现实社会物质利益的追求,使人们在行为活动时更多的考虑到自身利益的得失,自己个人或者“家”的观念在不断加重天平一边的砝码。宗族观念的纽带虽在淡化,但血缘关系是永远不能割断的,同宗同祖同根的关系也是不容否认的,在城市中,同乡意识还是有一定的影响,“都市异乡人”群体可以随着血缘关系的纽带不断壮大。特别是在农村,儿行千里,根在老家,这个观念随着经济条件的不断提升,交通、信息水平的不断提高,交流照应的机会不断扩大,同宗同族同根的一家人就会越来越注重“面子”,不是原则上的生死相搏,凡事都会从“家”的概念出发,从 “宗亲”的角度思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农村发生的绝大部分民事纠纷,都可以通过这种宗族关系调解完成,及时、有效地解决纷争,维护社会安定团结和良好的社会秩序,达到良好的效果。不完全统计,2013年下半年,阳新县共接受各类矛盾纠纷调解成功2766起,其中与宗族有关的案件多达800余起,排查纠纷160多次,防止民间纠纷引起自杀2件(3人),防止民转刑3件(16人)制止群体性械斗23件(216人),防止群体性上访7件(127人)充分发挥了维护社会稳定的“第一道防线”作用,在维护基层社会稳定、推进平安阳新建设方面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2、利用宗族观念是基层司法正确应用民间社会规范的实践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范愉教授对“民间社会规范”下过这样一个定义:民间社会规范就是各种共同体和社区内在的、据以自治的规则,包括传统习惯、道德和宗教,也包括商业惯例和不断形成的新规则;它们既是特定社会成员的行为准则,也是其解决纠纷的依据。一般的,对于一个长期工作的基层一线的司法工作者而言,从他们所面对的群体、面对的纠纷、面对的个案来说,主要的工作方法和依据还是这种“民间社会规范”。因为他们的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就是针对生活在特定社会基础上的人。面对的人群是以特定方式(如血缘、信仰、地域联系等)结成的生死相依的群体,他们内在地产生一种合作的意愿和需要。民间社会规范的应用与地区及其发展程度、文化传统和时代背景等因素息息相关。中国法律文化自古就具有多元化的特征,国家法的集权和一统事实上从未真正实现,这一传统即使在今天的社会生活中也并未失去意义。近年来,尽管我国基层社会结构、民众的生活方式已经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但是民间社会规范仍然有着明显的作用,

然而,在不同地区之间,民间社会规范作用的范围和方式的差距也在继续扩大。笔者在阳新县黄颡口镇的农村调研显示,阳新县乃至湖北大部分地区,由于经济文化发展、社会环境和居民(主要是农民)的生活方式和意识等多方面的因素,纠纷解决的需求和实践呈现出一种稳定与流变交错的特色。显而易见,在这些地区,民间社会规范的应用更为普遍和重要。乡镇司法所调解员及派出所干警在现场处理纠纷时,会同时注意法律、情理、情势以及具体的因果关系、当事人之间的身份关系等因素。村委会干部对调解中习惯的作用意识非常清楚,他们会不假思索地列举出存在于当地民众日常生活中的大量习俗,涉及彩礼、离婚时财产分割和子女抚养、出嫁女对父母的赡养、分家等方面,并认为在解决此类纠纷时,地方习俗仍具有很强的约束力。总之,一般而言,在不同的解纷机制中地方习惯、情理的作用以及当事人参与的程度会有所不同。民间调解也在不断根据时代的变化而改变,并越来越多地将法律的原则和规则作为基本依据。在乡土社会共同体凝聚力尚存,习惯等社会规范作用依旧的地方,多数认同地方秩序的当事人也能够在法律与习惯之间找到规则(强制)与合意运作的空间。事实证明,基层司法正确应用民间社会规范主要就表现为适应民情习俗,更具人性化和亲和力(如不在传统节日上门执行,尊重当事人的祭祀物品、风水习惯等)。这些做法实际上是和宗族观念、家族面子的结合,已经将民间社会规范的司法应用引向了更深的层次,更人性化层次。

3、基层司法用好宗族关系的空间会越来越小,但永远不会消失。

毫无疑问,基层司法用好宗族关系有利于改善基层司法的纠纷解决能力及社会效果,提高司法的公信力、亲和力。从我国法制现代化和司法改革的长远发展趋势看,随着国家对基层司法投入的增加和司法职能的进一步强化,司法机关的正规化、职业化已成大势所趋。随着法典化的进一步发展,越来越多的民事权利将会被纳入法律体系,在确定的法律规则面前,任何社会规范,包括道德、习惯和乡规民约之类只能居次要地位。而随着司法的正规化,实体法依据和程序公正将会越来越被严格恪守,由于对法律适用结果统一性的追求,也将会更加注重对司法的变通、裁量与衡平进行限制。经过社会的发展、农村的变迁,现代意义上的宗族观念已经与以往宗族观念有很大的不同,虽然宗族之间还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相互联系着,但宗族观念中族长的权威已大大下降,仅仅体现在同族之间辈分的高低,相互尊重,共同的祭祖活动或者婚丧嫁娶中的相互帮助。生活在一定共同的地域(村庄)中,宗族观念更多的是同宗同族同血缘(即俗语称的同“根”),已没有其他的更多的含义。但只要有这个因子存在,这个作用就不会消失,国家一再强调“司法为民”的主张,要求司法机构切实维护公众的合法权益,做到优化诉讼环境,减轻诉讼负担,方便群众诉讼,增强司法的“亲和力”,司法为民在民事审判领域的体现与具体化就是对“两便原则”的遵循和运用。因此,对于基层司法的工作者而言,与老百姓交往,永远离不开乡里故亲,离不开家里老少,离不开宗族关系,一定要学会灵活把握、有效利用情(家庭伦理)、理(宗亲关系)、法(法律法规)关系,调解民情纠纷,维护社会稳定。

总之,宗族关系自始至终在我们的历史、生活中穿针引线。是一种源自我们的民族传统无法剪断、消弭的存在。目前基于我国的社会实际,宗族关系、民俗等民间规范在各类民间纠纷解决和基层司法中的作用远远大于立法,它就像一把双刃剑,需要我们在基层司法行政工作中逐步熟悉,合理利用,达到情理法的融合,在促进社会和谐的同时提高司法的权威。

参考资料: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范愉教授主编的《民间社会规范在基层司法中的应用》

(王雁南  湖北省阳新县司法局科员)

责任编辑:鹏飞

来源:咸宁市依法治市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