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普法依法治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帐号: 密码:
湖北法治网 >  法治专栏 >  栏目3 >  内容页 

吴东晓专栏:束缚恶犬刻不容缓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07日  来源:吴东晓(原创)  编辑:冯梓晔

 

    十月二十九日清晨,安徽省固镇县仲兴乡发生一起惨剧,三只恶犬突袭上学途中的两名小学生,一名小学生被咬伤,另一名则被当场咬死!惨案发生后,民警赶赴现场,将恶犬尽数击毙,并将涉案人员刑事拘留。在对豢养者表示严正谴责的时候,我们当为那侥幸逃脱的另一名孩子表示慰问,并为那失去生命的可怜的孩子掬一把伤心的眼泪,并请逝者家属节哀。
    近年来,恶犬伤人甚至致人死亡的不是个案,网上略一检索,仅公开视频的就有八千余宗。笔者妄断,未曾留下佐证的大概要翻上几番。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社会却在犬祸面前束手无策,真叫人倍感郁闷。
    犬,大约在14000多年前被人类从野生狼类中驯化为家畜,虽品种和形体有异,但它们仍拥有草食动物和杂食动物所没有的利齿。它们仍以食肉为主,这是畜牲本性使然,由不得我们。
    曾几何时,犬只在乡野奔跑嬉戏,在村落生活,担负的是看家护院的职责,在城市,除了偶见几只流浪狗,平日难觅其踪迹。但昔不如今,大小城市,时时处处都见到品相不同、大小有别的犬。有的娇小可爱,有的则面目狰狞,让人惶恐。更有甚者,油抹水光的主人和油抹水光的硕犬在街头巷尾纵情游走,犬无束缚,在主人前后奔腾跳跃、左冲右突,换来过往路人此起彼伏的惊呼和避之不及的脚步,犬主便很着意,如同享受醺然美味。这,俨然成为当下中国城市的一道另类风景。当然,风景中也透视出人仗狗势的卑劣素质。豢养猫狗类的宠物,只是个人喜好,自无可厚非,但我们不能将个人的欢乐建立在他人的不快甚至是痛苦之上吧。
    犬,丰富了人们一个类群的的生活,或是带来慰藉,或是带来乐趣,但无需讳言,它,也给社会带来了不容忽视的祸害。这是指一些特定的恶犬,各地防疫部门均有诸多伤人数据佐证。
    令人遗憾的是,每当恶犬伤人过后,伤者得到的至多是经济类的补偿,相关管理部门却对此没有一个系统的,可操作性的,可管长久,职责明晰的应对措施出台,即使有,也是亡羊补牢式的短期行为。因此,管理部门的消极作为、应付式作为在一定程度助长了犬祸屡屡发生。于是,一幕幕伤人悲剧成为只有剧情、却无终结的连续剧。事件发生的同时,给社会带来了又植入了一枚枚不安定的隐患。
    如果说,根治恶犬伤人和措施不便操作的话,笔者不妨献计如下,参照国外对犬类的管理,一是对养犬户及犬的类别予以造册登记,禁止豢养伤害性大的猛犬;二是将“不得伤人”和“宠物主人不得对所养宠物失控”作为宠物饲养的最基本规则;三是一旦宠物,尤其是大型猛犬走失,必须第一时间报失,否则作为放任其危害论处,加重处罚;四是宠物一旦失控伤人,必须追究养犬人的赔偿责任,情节严重的还要负刑责;五是媒体要对恶犬伤害事件跟踪报道,究其原因,公示处理结果,以儆效尤;六是在人口稠密的公共场所及社区,管理部门要严禁大型犬类的户外活动。一旦发现,当场击毙,以绝后患,不能单单以罚论处。
    束缚恶犬的绳扣一端系在犬的颈项,另一端是在人的手里。犬,纵然它智商再高,也是携带利齿的畜牲。管住恶犬,归根到底是要管住养犬人,有所为,有所不为,切不可胡作非为。因为,人是由不得私欲泛滥的,社会人要讲社会规则。我们不能因一种喜好而伤害他人的健康甚至生命。按马斯洛的人类五个需求划分,安全需求只居于较低的第二层次,是生存最起码的标准,任何人都不能剥夺他人人身安全的权利,这也是文明社会一个起码的标准!
    关于恶犬的管理,理应是社会管理中的一项内容,当我们以法规横亘其中,认真立下规矩,在框架内行好职责时,我们完全可以减少悲剧的重演。
    恶犬不是安徽省固镇县的特产,只要有人居的地方,就会有类似的问题发生。各地何必等到亡羊补牢的时候,束缚恶犬的行动,应该马上开始!

    十月二十九日清晨,安徽省固镇县仲兴乡发生一起惨剧,三只恶犬突袭上学途中的两名小学生,一名小学生被咬伤,另一名则被当场咬死!惨案发生后,民警赶赴现场,将恶犬尽数击毙,并将涉案人员刑事拘留。在对豢养者表示严正谴责的时候,我们当为那侥幸逃脱的另一名孩子表示慰问,并为那失去生命的可怜的孩子掬一把伤心的眼泪,并请逝者家属节哀。
    近年来,恶犬伤人甚至致人死亡的不是个案,网上略一检索,仅公开视频的就有八千余宗。笔者妄断,未曾留下佐证的大概要翻上几番。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社会却在犬祸面前束手无策,真叫人倍感郁闷。
    犬,大约在14000多年前被人类从野生狼类中驯化为家畜,虽品种和形体有异,但它们仍拥有草食动物和杂食动物所没有的利齿。它们仍以食肉为主,这是畜牲本性使然,由不得我们。
    曾几何时,犬只在乡野奔跑嬉戏,在村落生活,担负的是看家护院的职责,在城市,除了偶见几只流浪狗,平日难觅其踪迹。但昔不如今,大小城市,时时处处都见到品相不同、大小有别的犬。有的娇小可爱,有的则面目狰狞,让人惶恐。更有甚者,油抹水光的主人和油抹水光的硕犬在街头巷尾纵情游走,犬无束缚,在主人前后奔腾跳跃、左冲右突,换来过往路人此起彼伏的惊呼和避之不及的脚步,犬主便很着意,如同享受醺然美味。这,俨然成为当下中国城市的一道另类风景。当然,风景中也透视出人仗狗势的卑劣素质。豢养猫狗类的宠物,只是个人喜好,自无可厚非,但我们不能将个人的欢乐建立在他人的不快甚至是痛苦之上吧。
    犬,丰富了人们一个类群的的生活,或是带来慰藉,或是带来乐趣,但无需讳言,它,也给社会带来了不容忽视的祸害。这是指一些特定的恶犬,各地防疫部门均有诸多伤人数据佐证。
    令人遗憾的是,每当恶犬伤人过后,伤者得到的至多是经济类的补偿,相关管理部门却对此没有一个系统的,可操作性的,可管长久,职责明晰的应对措施出台,即使有,也是亡羊补牢式的短期行为。因此,管理部门的消极作为、应付式作为在一定程度助长了犬祸屡屡发生。于是,一幕幕伤人悲剧成为只有剧情、却无终结的连续剧。事件发生的同时,给社会带来了又植入了一枚枚不安定的隐患。
    如果说,根治恶犬伤人和措施不便操作的话,笔者不妨献计如下,参照国外对犬类的管理,一是对养犬户及犬的类别予以造册登记,禁止豢养伤害性大的猛犬;二是将“不得伤人”和“宠物主人不得对所养宠物失控”作为宠物饲养的最基本规则;三是一旦宠物,尤其是大型猛犬走失,必须第一时间报失,否则作为放任其危害论处,加重处罚;四是宠物一旦失控伤人,必须追究养犬人的赔偿责任,情节严重的还要负刑责;五是媒体要对恶犬伤害事件跟踪报道,究其原因,公示处理结果,以儆效尤;六是在人口稠密的公共场所及社区,管理部门要严禁大型犬类的户外活动。一旦发现,当场击毙,以绝后患,不能单单以罚论处。
    束缚恶犬的绳扣一端系在犬的颈项,另一端是在人的手里。犬,纵然它智商再高,也是携带利齿的畜牲。管住恶犬,归根到底是要管住养犬人,有所为,有所不为,切不可胡作非为。因为,人是由不得私欲泛滥的,社会人要讲社会规则。我们不能因一种喜好而伤害他人的健康甚至生命。按马斯洛的人类五个需求划分,安全需求只居于较低的第二层次,是生存最起码的标准,任何人都不能剥夺他人人身安全的权利,这也是文明社会一个起码的标准!
    关于恶犬的管理,理应是社会管理中的一项内容,当我们以法规横亘其中,认真立下规矩,在框架内行好职责时,我们完全可以减少悲剧的重演。
    恶犬不是安徽省固镇县的特产,只要有人居的地方,就会有类似的问题发生。各地何必等到亡羊补牢的时候,束缚恶犬的行动,应该马上开始!

 

法治文化
理论研讨
法治人物
普治动态
友情链接
鄂ICP备05001568号 电子邮件:webmaster@hubei.gov.cn
湖北省普法工作办公室·湖北法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