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普法依法治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帐号: 密码:
湖北法治网 >  法治专栏 >  栏目3 >  内容页 

吴东晓专栏:穷总统与富科长的财富背后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9日  来源:吴东晓(原创)  编辑:冯梓晔

 

    穷总统在乌拉圭,富科长在中国。级别不在一个档次,财富不在一个层次,放在一块比,是因为他们近日皆有吸睛的新闻。
    穷总统名叫何塞·穆希卡(西班牙语:José Mujica),出生于1934年,曾因加入反政府游击队,在监狱服刑14年。1995年当选为众议员,尔后担任农牧渔业部长, 2009年末,出任乌拉圭总统。任职至今。
    美联社称,乌拉圭总统何塞·穆希卡可能是世界上最穷的在职国家元首之一。2010年6月的官方数据显示,经审计,穆希卡的个人财产约1800美元。2012年时,公布属于他妻子的地产、房屋、拖拉机等固定资产,老俩口的全部家当为21万美元,还不及副总统的一半。
    最近,中东有位收藏家欲出100万来购买他仍在使用的一辆车龄达27年的老爷车--那台破旧的甲壳虫,被穆老爷子拒绝了。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 “迂腐”地说,若卖掉,对不起当初为购车而凑份子的朋友们!这一下,让他和他的财富再次公之于众。由此观之,他真正的财富并非金钱,而是世人的敬仰和尊重。
    富科长名叫马超群,出生于1967年,曾在供水系统工作30年,系秦皇岛市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正科职、副处级)。若按过去早婚早育,年龄上可能是穆希卡的孙儿辈。可这孙子能耐大,算是硕鼠,其家中被搜出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手续。这是据日前河北省公布查办贪腐典型案件时披露的信息。
    有人将款物折合计算,马超群拥有约1.7亿元的财富。如果一个人每月税后1万元的话,需要从18岁的公元537年(梁武帝大同三年)干到2014年,活到现在是1495岁。这还需不吃不喝不生病不花一分钱!于是网友调侃,如今,一个北戴河区自来水公司的科级干部,轻松实现了这个梦想!
    其实,穆希卡工资不太低,当选总统后,每月把自己90%的薪水捐献给社会福利项目,月捐献额相当于1.2万美元。他自己留下的钱,仅比乌拉圭民众的人均月收入775美元高一丁点。
    估计,马超群的月工资加补贴不会超过穆希卡的,他之所以能攫取富可敌国的巨额财富,是在于他充分利用供水这一封闭且垄断的行业优势,在极度缺乏监管的现实下,将权柄把玩得如鱼得水,发挥得淋漓尽致--以断水为要挟,逼其就范。这真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的最好诠注。
    与电力、热力类似,自来水行业被视为相对垄断的国有公共事业之一。在这个封闭的系统中,马超群及家人苦心经营数年。我相信,马某人当初参加工作时,并未立下用毕生精力掠夺亿万财富的雄心壮志,小官成为大贪,究竟是“别无分店,说了就算”的垄断行业造就,还是管理及干部用人制度的形同虚设,或是二者兼而有之?引人深思。
    不可否认,随着马案办理的深入,还有些涉及马案的人员受到查办。有媒体说,马超群官声在当地并不佳,但单位多次评优受奖,可谓是矛盾的统一体。如同生物链,马超群背后肯定还有给他站台背书的人。包括他给公安交警停水后,执法机关的人也避其锋芒,可见一斑。
    诚然,我们有很多法规和制度,但这些只在嘴上、纸上、墙上。包括我们的干部选拔任用制度,也是根据各级主官所绑架的组织部门因人而设的成人游戏,臂如说,若想用你,你口才好,便进行竞聘演讲;你圆滑,便进行民意投票推荐;你年轻,便设定上位的年限,不一而足。由此观之,行业和岗位固然重要,但真正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在选人用人上的失当,关健的是我们在党员干部监管上的乏力。的确,有些主官出于私欲或失察选用的干部,与将千百头的羊群托付给窃贼放牧无异。
    毛泽东有句经典名言:正确的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
    其实,规矩只是一种适度的制约,规矩不是让人无法生存,只是让人不要出格。俗着讲,如同我们系着的腰带。
    穷总统何塞·穆希卡在国家制定的法规框架内行使总统权力,料理国事,也按自己的崇高而善良的道德准则为人处事。在八小时之余,开着拖拉机耕种,收获,以此养活全家老小。其乐融融。他告诉媒体记者,对这一切感到知足,他说:“拥我所有,我活得很好”.可载入反腐史册的巨贪马超群平时在外界也很节俭,据说饿了吃碗面条了事。非我所有,他活得并不好。
    当下,各地各部门正在用法治思维来开展法治建设,我们立下的很多规矩都要借此东风,及时兑现才好。人和事时时处处都有不可逾越的规矩且违者必究,马超群这类干部就会渐渐失去贪腐的温床,就不会马失前蹄。

    穷总统在乌拉圭,富科长在中国。级别不在一个档次,财富不在一个层次,放在一块比,是因为他们近日皆有吸睛的新闻。
    穷总统名叫何塞·穆希卡(西班牙语:José Mujica),出生于1934年,曾因加入反政府游击队,在监狱服刑14年。1995年当选为众议员,尔后担任农牧渔业部长, 2009年末,出任乌拉圭总统。任职至今。
    美联社称,乌拉圭总统何塞·穆希卡可能是世界上最穷的在职国家元首之一。2010年6月的官方数据显示,经审计,穆希卡的个人财产约1800美元。2012年时,公布属于他妻子的地产、房屋、拖拉机等固定资产,老俩口的全部家当为21万美元,还不及副总统的一半。
    最近,中东有位收藏家欲出100万来购买他仍在使用的一辆车龄达27年的老爷车--那台破旧的甲壳虫,被穆老爷子拒绝了。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 “迂腐”地说,若卖掉,对不起当初为购车而凑份子的朋友们!这一下,让他和他的财富再次公之于众。由此观之,他真正的财富并非金钱,而是世人的敬仰和尊重。
    富科长名叫马超群,出生于1967年,曾在供水系统工作30年,系秦皇岛市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正科职、副处级)。若按过去早婚早育,年龄上可能是穆希卡的孙儿辈。可这孙子能耐大,算是硕鼠,其家中被搜出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手续。这是据日前河北省公布查办贪腐典型案件时披露的信息。
    有人将款物折合计算,马超群拥有约1.7亿元的财富。如果一个人每月税后1万元的话,需要从18岁的公元537年(梁武帝大同三年)干到2014年,活到现在是1495岁。这还需不吃不喝不生病不花一分钱!于是网友调侃,如今,一个北戴河区自来水公司的科级干部,轻松实现了这个梦想!
    其实,穆希卡工资不太低,当选总统后,每月把自己90%的薪水捐献给社会福利项目,月捐献额相当于1.2万美元。他自己留下的钱,仅比乌拉圭民众的人均月收入775美元高一丁点。
    估计,马超群的月工资加补贴不会超过穆希卡的,他之所以能攫取富可敌国的巨额财富,是在于他充分利用供水这一封闭且垄断的行业优势,在极度缺乏监管的现实下,将权柄把玩得如鱼得水,发挥得淋漓尽致--以断水为要挟,逼其就范。这真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的最好诠注。
    与电力、热力类似,自来水行业被视为相对垄断的国有公共事业之一。在这个封闭的系统中,马超群及家人苦心经营数年。我相信,马某人当初参加工作时,并未立下用毕生精力掠夺亿万财富的雄心壮志,小官成为大贪,究竟是“别无分店,说了就算”的垄断行业造就,还是管理及干部用人制度的形同虚设,或是二者兼而有之?引人深思。
    不可否认,随着马案办理的深入,还有些涉及马案的人员受到查办。有媒体说,马超群官声在当地并不佳,但单位多次评优受奖,可谓是矛盾的统一体。如同生物链,马超群背后肯定还有给他站台背书的人。包括他给公安交警停水后,执法机关的人也避其锋芒,可见一斑。
    诚然,我们有很多法规和制度,但这些只在嘴上、纸上、墙上。包括我们的干部选拔任用制度,也是根据各级主官所绑架的组织部门因人而设的成人游戏,臂如说,若想用你,你口才好,便进行竞聘演讲;你圆滑,便进行民意投票推荐;你年轻,便设定上位的年限,不一而足。由此观之,行业和岗位固然重要,但真正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在选人用人上的失当,关健的是我们在党员干部监管上的乏力。的确,有些主官出于私欲或失察选用的干部,与将千百头的羊群托付给窃贼放牧无异。
    毛泽东有句经典名言:正确的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
    其实,规矩只是一种适度的制约,规矩不是让人无法生存,只是让人不要出格。俗着讲,如同我们系着的腰带。
    穷总统何塞·穆希卡在国家制定的法规框架内行使总统权力,料理国事,也按自己的崇高而善良的道德准则为人处事。在八小时之余,开着拖拉机耕种,收获,以此养活全家老小。其乐融融。他告诉媒体记者,对这一切感到知足,他说:“拥我所有,我活得很好”.可载入反腐史册的巨贪马超群平时在外界也很节俭,据说饿了吃碗面条了事。非我所有,他活得并不好。
    当下,各地各部门正在用法治思维来开展法治建设,我们立下的很多规矩都要借此东风,及时兑现才好。人和事时时处处都有不可逾越的规矩且违者必究,马超群这类干部就会渐渐失去贪腐的温床,就不会马失前蹄。

 

法治文化
理论研讨
法治人物
普治动态
友情链接
鄂ICP备15010128号-2 电子邮件:webmaster@hubei.gov.cn
湖北省普法工作办公室·湖北法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