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普法工作办公室主办
帐号: 密码:
谁执法谁普法理论研讨视频展播专题专栏法治文化普法微信
湖北法治网 >  新法速递 >  内容页 

新《旅行社条例》能否破解顽疾?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16日  来源:楚天都市报  编辑:

  楚天都市报讯 据新华社电日前,国家旅游局将《旅行社条例》和《中国公民出国旅游管理办法》合并修订为《旅行社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条例草案对不合理低价游、强制购物等问题作出了相应规定,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记者近日在北京、云南等多地采访发现,低价揽客、强制购物等现象在暑期又有抬头之势。条例草案能否直击低价竞争、执法难、维权难等痛点,有效解决行业痼疾?

  一日游变成“一日购”

  记者4日在“北京金马国旅”网站上,花100元预订了北京八达岭长城“一日游”。次日早上6点,旅行团集结了40名游客后出发。没多久,倪姓导游就要每位游客再交150元“补齐团费”。上午10点半,在参观了半个多小时的水关长城后,“一日游”彻底变成“一日购”。记者随团被陆续带往5个购物场所。

  在一个玉器店,奔波一天的游客们被强制逗留2小时,导游此时已走了。记者事后得知,该店主要针对外国游客推销价格数万元的帝王石等,该团6名外国游客被单独安排。

  “八达岭长城没看着,还要花钱赔笑脸。”从辽宁阜新来京旅游的郑大爷说,他一家五口交了团费1300元,补交了750元,强制消费1000元,一天花了3000多元。

  无独有偶。湖北的吴女士近日以每人1720元价格为全家六口在网上订了云南8天7晚跟团游,“标明旅行社是昆明中国国际旅行社,当地接单的却是云南康辉旅行社。”吴女士说,一路上购物点有普洱茶、翡翠、黄龙玉等。在香格里拉,寺庙里的人说吴女士有灾,需买天珠化灾。导游悄悄地把吴女士的妈妈带去付款,让其买了一串6000元的所谓“天珠”。

  同样参加散客拼团游览云南的丁女士说,在一家翡翠店,他们一团40人共消费了6万元,导游董某某却称业绩不达标。

  购物餐饮回扣最高达

  记者发现,回扣仍然是整个违法宰客过程中最为重要的利益驱动。在体验北京“一日游”过程中,倪姓导游在一家特产店直言:“我只在特产店拿服务费,你们消费一百我才提成5块,要是你们只消费百八十块就别回来了。”

  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些强制消费中,导游会给游客分配最低消费指标,行程也因为利益丰厚被导游分段承包。从事旅游行业近十年的岳亮说,当前国内游强制购物最为突出的是云南等地。“一些地方购物、餐饮商家会给导游40%-50%返点,在云南可达百分之七八十。”

  北京市法学会旅游法研究会理事李广透露,还有一些强迫购物的背后,是购物场所和自费项目经营者介入旅游市场,甚至通过资本运作收购、控制或设立旅行社,拉客人消费,形成完整的利益链条。

  新条例需要直面实操难题

  记者梳理发现,对于遭遇“强迫购物”后的维权问题,新条例草案第四十八条中指出,旅游者有权在旅游行程结束后30日内,就其所购物品和参加另行付费旅游项目费用,要求旅行社为其办理退货并先行垫付退货货款、退还另行付费旅游项目的费用。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认为,在条例实施过程中,游客取证比较关键,需要证明是被强迫、欺骗购买,或需要证明买了假货。这就要求游客提前保留好发票、视频等相关证据。“取证很不容易,所以条例的威慑效果需要通过解决实际操作问题来强化。”

  值得关注的是,“运动式”的联合执法对强迫购物等行业痛点的打击力度仍然有限。安徽大学旅游管理系副主任李经龙表示,新条例草案最好能与《旅游经营服务不良信息管理办法》相结合,加大对上了“黑名单”旅行社和个人的处罚力度,才能提高相关规定的威慑力。

法治文化
理论研讨
法治人物
普治动态
友情链接
鄂ICP备05001568号 电子邮件:webmaster@hubei.gov.cn
湖北省普法工作办公室·湖北法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