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普法工作办公室主办
帐号: 密码:
谁执法谁普法理论研讨视频展播专题专栏法治文化普法微信
湖北法治网 >  普法案例 >  内容页 

富商恋人“意外去世”,女子为守巨额遗产,倾其所有,结果……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22日  来源:中国普法  编辑:袁君子

挺有风度的

为人看起来又和气

很谦虚

家住云南省文山州丘北县的陈女士和丈夫经营着建材生意,平时丈夫在外跑业务,陈女士在家照顾孩子、看店。看起来安稳富足的生活,却在2019年4月发生了变化……

三十多万“投资”富商 

2019年4月,外出半年做生意的丈夫回到家,却意外发现家里有十多张欠条。每张欠条上都有妻子陈女士的签名,外债高达十多万。

陈女士家的建材店每月都有稳定收入,丈夫出门时还给她留下十多万元。现在陈女士不仅花光了积蓄和店里的现金收入,还欠下了十多万外债,前前后后有三十多万。丈夫追问钱的去向,陈女士只说自己结识了一个经济实力很强的港商,这些钱都暂时拿去做了投资,回本儿是迟早的事。当丈夫进一步追问港商和项目的具体情况时,陈女士又支支吾吾……

丈夫怀疑背后有隐情,在他的要求下,两口子来到派出所。面对警察时,陈女士仍然斩钉截铁称自己拿钱做了投资,对方绝对不会骗自己。随后,警察将夫妇二人分开单独询问,陈女士这才慢慢说出了实情。一个惊人的骗局就此展开……

网友奔现 成为恋人 

两年前,陈女士丈夫外出做生意,她上网聊天时认识了一个叫“林云清”的人。聊天中,陈女士得知林云清也是丘北人。单身,有一个女儿,经营房地产业务,在云南的文山、曲靖甚至香港和越南都有项目。他希望陈女士帮着引荐、结识一些本地的客户。

两人聊得很投缘,话题从生意延展到了生活。林云清向陈女士诉说了自己生活的压力与疲倦,陈女士也向他吐露了自己留守家庭生活的苦闷。每次与林云清倾诉后,陈女士心情都会好很多。网上认识半年后,两人在陈女士家见了一面。这次见面后,俩人感情迅速升温,网友变成了恋人。

“富商”恋人突遭意外 

随着两人交往的深入,林云清告诉陈女士,自己也是苦出身,家里还有个双胞胎弟弟。由于心疼弟弟,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把弟弟当儿子一样宠着,不让他受苦。林云清对弟弟的这份照顾和担当,让陈女士更加钦佩。

2018年底,两人已经交往一年半了,林云清却突然失去音讯。不久,陈女士接到一个“184”开头的电话,对方自称是林云清手下的员工。

“员工”告诉陈女士,林云清在美国出差期间遭遇车祸,意外身亡了。由于林云清的资产庞大,公司内斗十分激烈,早年跟着林云清的一名女手下一直谋划篡他的位,夺公司的权。林云清在外丧命,就是这个女人一手策划。

“双胞胎弟弟”现身求助 

“员工”说,现在唯一能保住公司的办法就是用一张结婚证从法律上证明公司是林云清的夫妻共同财产。按照夫妻财产一人一半的原则,起码能保住公司的半壁江山。现在,他们最迫切的是给生前单身的林云清找一位法律上的妻子。于是,他们第一时间想到找陈女士帮忙。

“员工”说他目前还在公司上班,害怕得罪那个强势的女人。具体怎么操作林云清的弟弟会出面跟陈女士交代。紧接着,林云清的双胞胎弟弟林云文就联系了陈女士。

电话中,林云文说哥哥临终前曾嘱咐他照顾好这位未曾谋面的“嫂子”,但现在最要紧的是给陈女士和他哥哥办理一张假结婚证,保住公司财产。又说操作这件事,与其说是请陈女士帮忙,不如说他在助力陈女士。因为事成后哥哥名下的三四亿遗产,都将写在陈女士的名下。

林云文说,结婚证他们有办法找人到香港办,登记时间也可以改在他哥哥生前的日期,陈女士只需要提供一张照片。举手之劳便可挽回大局,说不定还能从巨额遗产中分一杯羹,陈女士便同意了。

几天后,林云文专程来到丘北看望“嫂子”。他告诉陈女士,去香港办假结婚证需要花销。哥哥在时,他衣食无忧,手上也不掌握钱。现在事情比较急,只有陈女士是自家人,他想请“嫂子”先出一万五,救救急。

想想尸骨未寒的林云清,再想想那笔上亿的遗产,陈女士答应了。林云文拿到钱不久,又以需要4万元打点关系,办证要交4.5万元,先后从陈女士那里拿走了10万元。后来又以结婚证需要公证为由让陈女士再出3.5万元,这次陈女士犹豫了,再拿出这笔钱,丈夫给她留下的钱就没了。

为了让陈女士拿钱,之前联系陈女士的“员工”又找来林云清在省里工作的“战友”进行劝说。“战友”说,他为了保住林云清的遗产已经花了几十万,妻子为此还跟他闹离婚。“战友”的话让陈女士不好再推辞,她把卡里剩下的钱全取了出来,看到林云文为遗产的事跑前跑后,陈女士又取了2000元给他当车马费。

假证 裸照 一个又一个雷区 

假结婚证办完没多久,林云文来找陈女士说假结婚证的事被拆穿了,公司对立面的那个女人以此相要挟。一旦结婚证站不住脚,那么遗产也就没法争了。还说办假结婚证的事,云南省文山州民政局已经获悉,一旦调查下来,已婚的陈女士会涉嫌重婚罪,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陈女士极度焦虑的时候,林云文话锋一转又说解决的办法还是有的,可以花钱买通办假证的那些人,将假结婚证赎回来。但是需要钱,十万元。之前为了办结婚证,陈女士已经花了十多万。现在为了赎结婚证,又要十万元……

陈女士无法接受平静的生活被打破,迫于无奈她向亲戚朋友借了十多万元,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林云文身上,只求他能尽快把假结婚证给赎回来。

花费了十多万,那张假结婚证算是赎了回来。可这时,“员工”又跟陈女士说,那个对立面的女人手里掌握着一张陈女士的裸照。原来在陈女士与林云清交往期间,曾给林云清发过一张裸照。没想到,这张照片如今成了一个“雷”。

林云文说,这张照片目前还在底下的几名员工手里,得抢先一步把裸照买回来。迫于裸照的威胁,无路可走的陈女士又去借了高利贷。

陈女士独自承受着这场大变故,当她快要承受不住时,2019年4月,陈女士的丈夫回到家中,他很快发现家里多出了十来张欠条。看到妻子和陌生人频繁通话,追问之下丈夫觉察出了异常。

苦命“双胞胎兄弟”现原形 

听完陈女士的讲述,办案人员认为陈女士很可能是被所谓的林云清和林云文等人给骗了,随即以诈骗罪立案侦查。

陈女士说,她的钱都是林云清的弟弟林云文拿走的,而且他们每次见面都是在家旁边的一个酒店。办案人员调取了酒店的影像资料,获取了林云文清晰的面部图像,据此锁定了他的身份。

“林云文”真名叫严朝清,54岁,丘北县双龙营镇村民。掌握到严朝清的活动轨迹后,2019年4月22日,警方在丘北县的一家宾馆内将严朝清抓获归案。到案后,起初他拒不承认自己诈骗陈女士的事实。

在银行转账记录、酒店监控等大量证据面前,严朝清终于承认“林云清”、“林云文”、“战友” 、“员工”这4个人物都是他一人所扮演。而那个要抢夺公司资产的女人,也是他虚构的。

严朝清说,网上结识陈女士后,聊天中得知了陈女士是留守妇女,一人在丘北做生意,家里又比较有钱,所以他就动了行骗的邪念。他先打起了情感牌,精心塑造了一个富豪的形象。当陈女士陷入情网后,严朝清又导演了“林云清”的死亡,并在“林云清”还活着的时候就早早地埋下了家里有个双胞胎弟弟的伏笔。

为避免露出马脚,严朝清设计的“战友”、“员工”这些角色,都是通过发信息与陈女士进行交流。现实中,与陈女士真正见过面的是严朝清一人扮演的哥哥和弟弟。

从2017年4月到2019年4月的两年时间,陈女士共被严朝清骗走33万元。骗走钱后,严朝清不敢花,他将这些钱一分不差地存在卡里,如今陈女士的受骗资金已全部得到返还。2019年5月,严朝清因涉嫌诈骗罪被丘北县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案件破获后,对于如何防范类似案件发生警方也提出了建议:一、不要轻易和陌生人搭话;二、不要贪图占便宜,轻信他人;三、一定要坚信一个理念,天上不会掉馅饼。把握好这三点,就能很好地预防被骗。家庭成员之间也要多关心,多问候,可能一句温馨的提醒和问候就能避免诈骗的发生。

法治文化
理论研讨
法治人物
普法动态
友情链接
鄂ICP备05001568号 电子邮件:webmaster@hubei.gov.cn
湖北省普法工作办公室·湖北法治网 版权所有